折倚清归

醉折桃枝倚孤船,清阴不改待君归。

就一个自制的mmd

b站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843516
这个使用手机制作的,然后电脑端可能声音有点小吧x

点不开的话见评论

首发微博xx微博名同lofter
牵丝戏
『木偶师源博雅x木偶大天狗 BE 私设有』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
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牵丝戏》文案
源氏一族代代为官,无论职位大小,皆为朝中人士。到了源博雅这一代,出了个木偶师。这源博雅啊,虽然自小也同先人一样读四书五经,还从其父习武,但唯独不肯参加科举,每日摆弄着木偶,手艺倒也不差,还有人特地上门来请他去表演,家里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源博雅的众多木偶中,最令他骄傲的便是那名为大天狗的木偶,金色短发,如天般澄澈的蓝眼似能照进人心,纯白狩衣,纤尘不染,若是忽略那象征妖怪的黑色羽翼,恍若谪仙。有此木偶,来观木偶戏的人自然多起来,源博雅对其的喜爱也日益增加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源博雅二十有三时,家中长辈无法容忍他对木偶那近乎病态的痴迷¹,再者多次催婚未果,一气之下与他断绝了亲子关系。源博雅带着木偶,开始游历世界。
白日里演木偶戏赚钱,夜里或是练习或是存储精力。有时,源博雅会盯着大天狗久久不移开视线,良久,只得叹道:“若你能成为人类该多好。”夜深人静时,被源博雅感化而开了灵智的大天狗化了人形替博雅整理好杂乱的一切,凝视着他的身影最终陷入沉眠。
时过境迁,昔日有着雄心壮志的少年现已年至耄耋²。冬日里蜷缩于破败的古庙,身侧依旧只有木偶。寒风凛冽,火势渐小,源博雅回想自己八岁开始接触木偶,到如今八十岁的悲惨境遇,一时愤懑难言,将木偶掷于火中:“留着有何用?现今境地都是因为你,倒不如用来生火,解我寒冷之忧!”壮大的火光中似有人影,朝他拜了再拜,消散于世间。
次日,老人望着遍地灰烬,怔愣半晌,凹陷的眼眶中溢出泪水,顺脸颊而下,最终悲戚地放声大哭:“暖和了又如何?再次回归孤独了啊!”
木偶已被烧毁,但木偶身上的团扇与玉笛却仍完好无损,只是那扇面上似有鲜血,依稀可辨几个字: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³。

1.实际上没有“近乎变态的痴迷”那么夸张,只是狂热而已。
2.“耄耋”,mao (第四声) die (第二声)
3.“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人活在世上,互相分离着不能见面,常常就像是天上的参星和商星一样。
大天狗本就为妖,木偶只是个寄身之物,一旦烧毁,只得离去,与源博雅不复相见。

前尘旧事
多年以后,人们再谈到当年平安京所发生的大事,无不是称赞那举世闻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以及他身边聚集的众多能力者。再无人记得,那红发贵族与那大天狗之间的纠葛。再谈旧事,青行灯只是苦笑一番,将那段往事娓娓道来。
身为贵族的源博雅天生爱好外出游历,自小便与那三大妖之一的大天狗结下不解之缘。即使种族不同,两人间的情谊仍随时光流逝而日渐增长。转变,发生在源博雅的妹妹神乐走失后。源博雅与大天狗约好寻到小妹后便回,却了无音讯,再度回归孤寂的大妖每日无所事事,想要去找战友却不知从何找起。一日,妖界突生动荡,大天狗与其他掌管一方领土的大妖一同前往探寻。阴界之门尽是些魑魅魍魉,为保平安京秩序,精疲力竭的大天狗被黑晴明趁虚而入,迷失自我。阴界裂缝日益扩大,发觉了的安倍晴明与源博雅、神乐、八百比丘尼等人开始镇压作恶之鬼、封印裂缝。最后一战,源博雅亲手了结了昔日战友的性命,那安倍晴明也吞噬了另一个自己。平安京恢复如初。
“那荒川之主现已有风神为伴,而大江山鬼王也终是注意到了身边之人,不再追寻无果的结果,只是这爱宕山之主……可惜啊。”轻叹一声,青行灯持着蓝色灯笼逐渐隐入黑暗。一切回归平静。

一念心安『源博雅x大天狗 HE』

空山之中忽闻笛声阵阵,清扬悠远,在山间回荡。背负弓箭的红发少年,跃跃欲试地邀那淡金发色的妖怪一战。那妖双眸微眯,俯视少年,抛下一句“等你哪天再强大些吾便同意与汝决斗。”语毕,展翅而飞。
又是一年春色盎然,昔日初涉世的少年已长成,侠义四方,颇负盛名。那妖也已长成大妖,掌管着爱宕山羽翼愈发丰满。一战过后,势均力敌的一人一妖共同倚在大树之下,少年凝视着深蓝的天空,转头冲大妖一笑:“大天狗,明天再来时,我会带椿饼和一个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来见你,怎么样?很期待吧?”闻言,大天狗内心一惊,面上却仍是笑容不减:“那吾便等汝这份惊喜。”
然而时光流逝,大妖却仍未等到贵族少年来践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没有回音的等待中虚度光阴。大妖渐渐迷茫思索起同少年的种种过往,内心悲凉。终于在一日,追随所谓大义,误入歧途。
再遇,已是敌人,各自为营。难以相信眼前现实的源博雅半带愤怒半分悲伤着逼问大妖。箭在弦上,源博雅的指尖颤抖着。大妖终是被一箭穿心,却面带笑容呢喃着:“一念心安,念未成,何以心安?”


大妖的血从创口处喷涌而出,染红了源博雅的视野。不顾友人的劝阻,源博雅抱起大妖渐冷的身体,也不管神乐的询问,直冲向寮。口中话语不停:“大天狗,坚持住啊,我这就带你去找桃花妖她们。我还没有履行当年的诺言,还没有……别死啊,大天狗!”大天狗努力不使愈发沉重的眼皮合上,湛蓝的眼睛紧紧盯着源博雅:“你这个……大蠢货!”泪水混着血水,素来一尘不染的白色狩衣此刻已变得一塌糊涂,蓝色团扇也不知所踪。大妖在遇到源博雅之后,所有的不堪都被他撞见,或许这就是命,此生所有的样子,所有惊艳亦或是尴尬,唯他一人,只肯让他看见,想让他的眼中只有自己一个,无论是恨还是爱,只要他此生能记住自己,死而无憾。大妖的呼吸渐弱,在源博雅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声中,终是合上了双眼。
花灯节,大街小巷中,人来人往。身着华服,妆容艳丽的少女或是手持花灯孤身一人,或是与身边男子有说有笑。河边,一红发男子伴着身边金发佳人共赏河中飘摇而过的河灯,星星点点的各色灯光勾起两人放河灯的欲望。从商贩手中购得一红一蓝二色河灯,写上心中念想,再放入水中任其远去。源博雅盯着身旁人姣好的容颜,不禁开口:“大天狗……”“嗯?”转过头,大天狗撩起耳畔发丝置于耳后,神色疑惑。张开口想要诉说却不知如何表达,源博雅只得道一句“无事。”凝视着河灯,两人皆不发一言。其实都是喜欢着对方的吧,却又难以开口去表达。无言却似有声声诉说,这样一直一直,与对方一同生活着,一起看遍大好河山,未尝不好。何必挑明,都心知肚明的呢。

自己写的不知道关于什么的26字母xx欢迎捉虫xx
A——abandoned被遗弃的
I am the abandoned people.我是被遗弃的人。 B——back倒退
The time can't back.时光无法回溯。
C——calm平静
The calm days make people worried.平静的日子令人不安。
D——die死
Sad isn't bigger than heart dying.哀莫大于心死。
E——ending结局
Only stories have the happy ending.只有童话中才有完美的结局。
F——feed厌烦
I'm feed up with the life which without you.我厌烦这没有你的日子。
G——give赠予
I still keep the candy which you gave me although it got bad.我仍然收藏着你给我的糖果即使它已经变质。
H——helpless无希望的
I'm helpless of life.我已对生活失去希望。
I——idictic白痴般的
I did many idictic things because I love yiu.因为爱你我才会做出这么多白痴般的事。
J——joke笑话
Everything likes a joke.每件事都像是一个笑话。
K——kid开玩笑
Maybe you are only kiding.或许你只是在开玩笑。
L——laugh大笑
You may think it's a bit of laugh.你可能觉得那有点好笑。
M——mask面具,掩饰
I wear a which can't be seen to mask my feelings.我带着无法被看见的面具掩饰着自己的内心。
N——nail揭露
My action nails my lie which is I don't love you.我的行为揭露了我不爱你的谎言。
O——oath誓言
The oath makes everyone laugh.所谓誓言不过惹人发笑。
P——palm手掌
That day, my palm touched your palm.那天,你我手掌相触。
Q——quarter四分之一
I want to with you at close quarter.想要离你更为接近。
R——rack折磨
Can think but can't get is something that rack me.可念而不可得折磨着我。
S——sacrifice牺牲
I'm gald to sacrifice myself for you, whatever.我愿为你牺牲自我,不论为何。
T——take接受
You can take it or leave it.爱要不要。
U——unable无法
When you run away, I was unable to hide my disappointment.每当你逃避时,我难掩失落。 V——vacuum空白
I may be in a vauum there.我可能有些迷茫。
W——wait等待
I'm waiting  to for you and your answear.我一直等待着你和你的答案。
X——xylophone木琴
Yu broken his xylophone for Zhong, I can give up everything for you.俞伯牙绝弦为钟子期,我可以为你放弃所有。
Y——young年轻
We are still young and have more time than others.我们还年轻,比他人有更多时间。
Z——zone将……化作区域
I have already zoned you in my heart.你早就在我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安利:情桑大大有翻唱大圣归来的片尾曲《从前的我》

─=≡Σ((( つ•̀ω•́)つ男神赛高!


无聊的产物2

“嘻嘻嘻,你看起来很好吃呐~”身着白裙的黑发少女,巧笑倩兮地说出了令人胆战心惊的话语。丝毫不理会地上被绑着的、惊恐的少年,径直走到一旁,拿起搁置墙角的柴刀,笑意盈盈:“呐呐,你说,怎样制作你呢?好为难啊~干脆先放完你的血液,制成血腥玛丽,再切下你的肉,剔去那多余的骨头,把肉制成肉酱,配合血腥玛丽可以当夜宵或者早餐呢~”说着,少女按着先前的话语照做。血液,在地面上晕开,如此美丽。


无聊的产物

真的……好喜欢你啊~想要用刀割下你的皮肤,欣赏其中的美丽……想要把你浸泡在福尔马林,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的在我身边啦,永远不会离开……Forever……


小段子•各种CP出没

【双赤】

“嘭!”篮球投进球框的声音在安静的篮球馆内回响。“敦,不要太狂妄了啊。”赤发的少年转过身,对瘫坐在地上的紫发少年道。一旁的众人早已惊讶地说不出话。“赤司……你的眼睛……”心细的绿间真太郎讶异地开口,听见他的话语,其他人随即看向赤司征十郎,这才发现,赤司征十郎的红色双瞳变成了一红一金的异色。

“违逆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说出令人胆战心惊的话语,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瞬间迸发,刹那间,呼吸似乎也无法做到。满意地看着众人害怕的神情,赤司征十郎离开了篮球部。

此时,在赤司征十郎的精神世界中,两个一模一样的赤发少年在对峙-------唯一不同的只是两人的瞳色。

“你是谁?”红色双瞳的少年问道。然而异色双瞳的少年并未回答,笑了笑,道:“我会帮你取得胜利,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而征十郎你只用休息,看着我胜利就好了。”俯身吻了吻征十郎的额头,异色双瞳的少年转身离开了精神世界,占据了身体主权。

--------征十郎,你想要的胜利,就由我来得到。

--------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