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倚清归

醉折桃枝倚孤船,清阴不改待君归。

一念心安『源博雅x大天狗 HE』

空山之中忽闻笛声阵阵,清扬悠远,在山间回荡。背负弓箭的红发少年,跃跃欲试地邀那淡金发色的妖怪一战。那妖双眸微眯,俯视少年,抛下一句“等你哪天再强大些吾便同意与汝决斗。”语毕,展翅而飞。
又是一年春色盎然,昔日初涉世的少年已长成,侠义四方,颇负盛名。那妖也已长成大妖,掌管着爱宕山羽翼愈发丰满。一战过后,势均力敌的一人一妖共同倚在大树之下,少年凝视着深蓝的天空,转头冲大妖一笑:“大天狗,明天再来时,我会带椿饼和一个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来见你,怎么样?很期待吧?”闻言,大天狗内心一惊,面上却仍是笑容不减:“那吾便等汝这份惊喜。”
然而时光流逝,大妖却仍未等到贵族少年来践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没有回音的等待中虚度光阴。大妖渐渐迷茫思索起同少年的种种过往,内心悲凉。终于在一日,追随所谓大义,误入歧途。
再遇,已是敌人,各自为营。难以相信眼前现实的源博雅半带愤怒半分悲伤着逼问大妖。箭在弦上,源博雅的指尖颤抖着。大妖终是被一箭穿心,却面带笑容呢喃着:“一念心安,念未成,何以心安?”


大妖的血从创口处喷涌而出,染红了源博雅的视野。不顾友人的劝阻,源博雅抱起大妖渐冷的身体,也不管神乐的询问,直冲向寮。口中话语不停:“大天狗,坚持住啊,我这就带你去找桃花妖她们。我还没有履行当年的诺言,还没有……别死啊,大天狗!”大天狗努力不使愈发沉重的眼皮合上,湛蓝的眼睛紧紧盯着源博雅:“你这个……大蠢货!”泪水混着血水,素来一尘不染的白色狩衣此刻已变得一塌糊涂,蓝色团扇也不知所踪。大妖在遇到源博雅之后,所有的不堪都被他撞见,或许这就是命,此生所有的样子,所有惊艳亦或是尴尬,唯他一人,只肯让他看见,想让他的眼中只有自己一个,无论是恨还是爱,只要他此生能记住自己,死而无憾。大妖的呼吸渐弱,在源博雅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声中,终是合上了双眼。
花灯节,大街小巷中,人来人往。身着华服,妆容艳丽的少女或是手持花灯孤身一人,或是与身边男子有说有笑。河边,一红发男子伴着身边金发佳人共赏河中飘摇而过的河灯,星星点点的各色灯光勾起两人放河灯的欲望。从商贩手中购得一红一蓝二色河灯,写上心中念想,再放入水中任其远去。源博雅盯着身旁人姣好的容颜,不禁开口:“大天狗……”“嗯?”转过头,大天狗撩起耳畔发丝置于耳后,神色疑惑。张开口想要诉说却不知如何表达,源博雅只得道一句“无事。”凝视着河灯,两人皆不发一言。其实都是喜欢着对方的吧,却又难以开口去表达。无言却似有声声诉说,这样一直一直,与对方一同生活着,一起看遍大好河山,未尝不好。何必挑明,都心知肚明的呢。

评论(2)

热度(9)